山东男篮这一月


齐鲁网·闪电新闻6月8日讯蝉鸣不断,一夜入夏。一个月前的5月8日,那时泉城济南的疫情刚有好转,山东高速男篮全队第一时间在省体育训练中心篮球馆开启集训,因为从四面八方而来,教练组和队员还统一就地隔离了四五天。彼时,球队主帅是徐长锁。

一个月后的6月9日,掐指算来,恰好一月,高速男篮揭开新的一页,俱乐部此前已经官宣,主帅王晗和助教丁伟将会在这一天抵达济南,正式带队。

至此,去年十一,临危受命火线接替帅位的徐长锁将会改任俱乐部副总,主要负责青训和俱乐部梯队建设工作。

整整一个赛季,质疑声中,球队最后取得了联赛第十一名的成绩,差强人意,成绩任务勉强完成。

如今再复盘,山东男篮当时的教练班子半个赛季才算凑齐,高速集团匆忙接手球队的时间点,包括阵容的老化,外援到队时间晚,对于徐长锁,的确应该给予一些认可。

而高速男篮管理层不止一次表示,对于徐(长锁)指导,俱乐部包括集团方面整体是认可的,去年一个赛季很不容易,这摊子事不好接,时间紧,任务重,很多事需要理顺,包括他本人也需要时间适应,给他的时间相对仓促。

需要说明的是,就在这两天,包括端午节,在队内已经开会宣布其不再担任球队主教练之后,徐长锁依旧在带队训练,他自己在朋友圈调侃,“我先看着摊子。”

循序渐进,稳中求变。

徐长锁口中“看摊子”的这段时间,满打满算,是半个月。

在新教练的选择上,俱乐部一开始就是三个方向,国内年长教练,本土年轻教练以及外籍教练。“要想长久做,首先应该是选国内教练。”从一开始定下这个调子之后,俱乐部的重心便在刘维伟、王晗和邱彪等几个人身上。在刘维伟签约青岛之后,俱乐部用不到一周的时间迅速与王晗敲定合同细节,只是因为端午节,耽误了几天到队时间,“王晗年薪不及自媒体曝出那个数字的一半。”有管理层这样说道。

也是在徐长锁“看摊子”的这段时间起初,司坤和马光翰陆续收到了俱乐部的通知,先归队训练,包括赵仕浩在内,几年青年队员也在跟队训练,“这段时间练得很累,还经常跑田径,拉体能。”一个队员说。

不过,众人关注的丁彦雨航一直没有与大部队合练,后来的事,如今已不再是秘密,小丁在高速回归一个赛季后,正式离队,在山东14年后,大概率加盟上海大鲨鱼,至于其中的交易筹码,还未最终签字落笔。

王汝恒则是因为肩伤,也一直缺席训练,预计近期就会回到队中。

除了丁彦雨航,队伍的组建,包括外援组合,国内球员的调整,内援的引入,年轻队员进入一队,都需要主帅王晗抵达济南之后再做具体定夺。

总之,这个夏天,山东男篮的调整力度很大,包括王晗的教练组中是否会有俱乐部未来计划培养的本土年轻教练加盟,只需等待,答案会来。

道阻且长,看重长远。

从坚定地选择本土教练王晗,到确定徐长锁主抓青训,再到目前已有几名青年队队员跟队训练,高速男篮坚定的路线就是走可持续性发展的道路,“全新面貌,打出精气神,这一次高速搞篮球,不会是三两年的短期行为。”

需要说明一点的是,在外援的选择上,上赛季哈德森和吉伦沃特的组合,年龄偏大,冲击力弱的问题,俱乐部上下都很清楚,也一定会有改变。具体人选,自然会交给王晗做出决断。至于超级外援琼斯,山东球迷挂念了已经不是第一年,但如果吉林队对琼斯使用优先续约权,其他俱乐部都是望尘莫及。

新帅王晗就位,山东男篮备战新赛季的号角已然吹响,不过无论是平均年龄为25.88岁的球队老化难题,还是外援组合的老迈,“年龄危机”的确成为高速男篮眼下必须要直面的第一个大问题,期待着青年队员有冲上来的“黑马”,搅动一下这湾略显平静的湖水,也期待着球队的阵容有需调整,散发活力。更期待着队伍在这个炎夏,调整之后,在CBA赛场上打出山东人的精气神。

山东电视体育频道 夏晓司